当有效性证据处于边缘时 FDA做出批准决定的理由多样化
2021-12-07
31

对于一些治疗严重危及生命或缺乏治疗手段疾病的药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审批灵活性很大。2021年11月,发表在《Ann Intern Med》的一项研究,对912个此类申请回顾后发现,审批决定高度异质性,需要一个先例传统和合适的信息系统来改善机构记忆。
 
背景:对于危及生命的疾病和治疗需求未被满足的药物,FDA在批准标准下有很大的灵活性。
 
目的:旨在理解当应用灵活标准时,FDA的证据标准。
 
设计:病例系列。
 
设置:2013~2018年提交的申请,这些申请因临床有效性证据最初被认定为不充分而经历了多个审查周期。
 
测量指标:从批准文件包中获取信息,包括咨询委员会会议记录、FDA审查和完整的回复信。
 
结果:审查的912个申请中,117个经历了多个审查周期,其中仅有22个是主要因与临床有效性相关的问题而面临额外的审查。对终点的担心、观察到效果的临床意义、结果不一致都为最初拒绝批准的常见理由。7/22个案例中,获批不需要新的证据,但需要对原始证据做出新的解释。FDA的决定未引用以前决定中使用的理由。
 
局限性:结论依赖于作者对FDA声明的解释和一系列“密切关注”。
 
结论:FDA在权衡批准证据时没有发现类似案例的机制,也没有引用类似案例的传统,从而导致独立的定制决定。当使用灵活的证据标准时,这些决定显示出对“实质性证据”的标准高度差异化,最近获批的阿杜那单抗就突出了这一点。FDA需要一个先例传统和合适的信息系统来改善机构记忆,并将其建立在过去决定的基础上。这将提高FDA决策的透明度、一致性和可预测性,这对于保护FDA最宝贵的价值,即公众信任至关重要。
 
 
(选题审校:门鹏  编辑:贾朝娟)
(本文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药剂科翟所迪教授及其团队选题并审校,环球医学资讯编辑完成。)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优医迈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优医迈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如需转载,请前往用户反馈页面提交说明:https://www.uemeds.cn/personal/feedback

参考资料

Ann Intern Med. 2021 Nov;174(11):1603-1611.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Reasoning in Approval Decisions When Efficacy Evidence Is Borderline, 2013-2018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4543584/

(0)
下载
登录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