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健康的轻症新冠谁会进展为重症?张文宏团队最新研究揭秘
2022-06-20
166

我们有不少先贤,如诸葛亮,有未卜先知料事如神的神技,惊叹之余还让人膜拜。对应到现代医学,医生想要提前预测某些患者的转归和预后,则需要开展研究,探索各类患者的特征,从而拥有这一技能。
 
6月1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CHINA CDC WEEKLY)发表了一篇由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张文宏教授和马昕教授领衔的大样本数据研究,就揭示了无不稳定基础疾病的一开始为非重症的奥密克戎感染者,转化为重症者有何特征,以及重症转化率。这有助于医务工作者从大量的轻症患者中,早期识别出可能转化为重症的人群,从而针对性采用措施。
 
上海数据:相对健康的非重症新冠 如无高危因素重症转化率为0
 
这项研究多中心临床随访研究,由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上海市传染病与生物安全应急响应重点实验室、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合作完成。
 
对今年3月22日~5月3日的33816名奥密克戎感染早期为非重症患者的真实世界数据进行了分析,即纳入的感染者要么无基础疾病,要么虽有基础疾病但处于稳定期。
 
根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入院始将患者分为2组:有重型/危重型高危因素组(9260名)和非高危因素组(24556名)。
 
高危因素组定义为:年龄>60岁;有心脑血管疾病(含高血压)、肺部慢性疾病、糖尿病、慢性肝病、肾脏疾病、肿瘤等基础疾病者;免疫功能缺陷。
 
22人进展为重症,总体重症率为0.065%(22/33816),高危组重症率为0.238%(22/9260),非高危组重症率为0%(0/24556)。
 
研究发现,相比于未进展为重症的感染者,进展为重症者平均年龄偏大(75.8岁vs 60岁,P<0.001)、未接种疫苗比例(54.5% vs 24.2%,P=0.02)更高。
 
轻症患者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咳嗽咳痰、乏力以及发热,症状持续的中位时间为7天;平均核酸转阴为6天,其中高龄、有合并症、初始存在症状者,核酸转阴时间延长,而接种过两剂及以上疫苗者核酸转阴时间缩短。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与德尔塔变异株相比,奥密克戎相对无法定植或损害肺部,导致危险肺炎和呼吸窘迫的可能病例更少,但一些最初不严重的奥密克戎患者仍可能患上肺炎,也包括年轻人。
 
研究数据显示,11.1%的新冠肺炎患者年龄小于40岁,最小的为22岁,72.7%没有基础疾病,只有1人未接种疫苗。“虽然年轻、接种疫苗、没有潜在疾病为进展为严重疾病的保护因素,但这些因素并不能提供100%的肺炎保护。”研究者写道。
 
研究者还表示:“本研究中的重症进展率低,与研究纳入的人群有关。研究纳入的都是初始表现为非重症的患者,他们均无不稳定基础疾病,且合并其他脏器症状的数量很少超过两种。因此,该研究的重症率仅能代表相对健康或一般情况较好奥密克戎感染者,这部分人群的总体重症率较低。但是若具有高危因素,部分非重症患者仍可进展为重症,重症化主要集中在高龄、未接种疫苗以及罹患基础疾病种类较多的患者中。这样项研究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应该识别轻症患者,找出脆弱人群,对脆弱人群实施精准性防控,以降低脆弱人群的病死率,将奥密克戎的伤害降到更低。”
 
精准对焦脆弱人群 可避免医疗资源被挤兑
 
显然,这项研究排除了已经是特殊护理或者重症概率更大的人群,是对一开始为轻型或普通型,但一时难以分辨是否可能转化为重症的奥密克戎感染者的分析。经过这种选择,所谓重症率,实则是特定人群的重症转化率,相对普遍重症率必然要较低很多。
 
针对上述这项研究,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也表示,“非高危组奥密克戎患者重症率接近于零”早已是业内共识。
 
那么该研究的意义是什么?奥密克戎的特点是传播力强、轻症占比较高。对于很明显容易成为重症的人群(比如该研究排除在外的病例),医疗机构当然需要重点处理。但是对于大量的最初为轻症或普通型人群,如果不提前加以甄别,无差别一视同仁,会很可能让医疗机构超载,挤兑医疗资源。结果是,可能进展为重症的感染者,淹没在茫茫病患之中,没能得到治疗,最终发展为重症,出现生命安危之忧。
 
该研究则提示,对于一开始非重症且比较健康的大量新冠患者,可进一步分层,将可能转化为重症的风险人群甄别出来,有所侧重的处理,对于减轻奥密克戎带来的疾病负担,具有更大意义。
 
“全程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能有效预防重症,缩短感染奥密克戎新冠毒株后抗体产生的时间,而抗体就是最强的特效药。”金冬雁表示,对于免疫力较强的年轻人,全程接种新冠疫苗已经足够,即便感染奥密克戎也多为轻中症,无需服用新冠口服药物,否则将导致过度治疗。
 
对于免疫力相对较差的儿童、老人,以及具有基础疾病的其他脆弱人群,更应该保证全程接种新冠疫苗,并且建议及时检测其接种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如果不足还应补充接种。至于新冠口服药物,则主要用于“补缺补漏”和“救急”。
 
一旦把医疗资源精准聚焦在脆弱人群中,同时给非脆弱人群适度的基础医疗支持,会大幅度优化和提升医疗资源的充沛度,非新冠疾病的诊疗也不会因为新冠暴发而被挤兑。
 
新冠疫情可能在短期内不会结束,我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更多的勇气及更多的智慧和科技,来战胜这一切。
 
 
(环球医学编辑:丁好奇)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优医迈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优医迈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如需转载,请前往用户反馈页面提交说明:https://www.uemeds.cn/personal/feedback

参考资料

马昕张文宏领衔!上海大样本数据研究揭示奥密克戎重症进展率

(2)
下载
登录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