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机接口设备植入人体大脑引关注 伦理问题不容忽视
2024-01-31
516

在科幻电影中,我们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冬兵不仅可以通过机械臂自由地战斗,其机械臂也可以入侵电脑系统;受伤的退役军人杰克靠意念远程控制其替身在潘多拉星球作战……而电影中的情节在不久的将来或许能照进现实。

 

29日,美国知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表示,其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进行了首例脑机接口设备人体移植,移植者目前恢复良好。随着马斯克的发文,“人类大脑首次植入芯片”的消息在各大媒体平台迅速传播,引发关注。

 

事实上,脑机接口设备的潜在功能强大,但其植入人体的安全性一直备受争议和担忧。

 

首例“芯片”植入人体大脑

 

据报道,“脑机接口”是一种变革性的人机交互技术,其工作原理是采集脑部神经信号并分析转换成特定指令。通常人或动物大脑要依赖神经和肌肉向外部环境输出指令,而这种技术能够在大脑与外部设备之间创建直接的连接,实现“脑”与“机”之间的直接信息交换。

 

在经历了数次动物实验后,去年5月,马斯克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启动脑植入设备人体临床试验。同年9月,该公司开始为临床试验招募志愿者。

 

马斯克介绍,大脑植入脑机接口设备后,只需通过意念就能控制手机、电脑,并通过它们控制几乎所有设备。失去四肢功能的人群将是这款产品的首批使用者。

 

马斯克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初步结果显示,植入式脑机接口设备检测神经元相关电位的前景很好。

 

报道称,该试验主要任务是评估该技术与相关硬件设备的安全性及其功能,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将参与这项试验。

 

脑机接口不能逃脱伦理校检

 

毫无疑问,如果脑机接口设备能顺利落地,在治疗记忆力衰退、颈脊髓损伤及其他神经系统疾病方面或能带来突破,帮助有运动功能障碍的患者、瘫痪人群恢复部分能力,甚至帮助他们重新行走,改善和提升生活质量。这无疑是这些患者的福音。

 

但一直以来,该设备植入人体的安全性备受争议和担忧。通过开颅植入电极具有很大风险,并且异物侵入还可能引发免疫反应和形成疤痕组织,也可能因此影响电极信号质量。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脑机接口技术的终极目标是促成人机相融,让机器嵌入人体,构成一个十分庞大的人的体外支持系统,这就涉及到包括伦理、隐私、社会公平等方面的问题。

 

此前,《自然》杂志曾撰文指出神经科学和AI的四个首要的伦理事项,并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这四个首要的伦理事项包括:

 

隐私和知情同意,对个人神经信息和活动的保护甚至可能上升为一项神经权利;

个人身份和能动性,如何在技术赋能人类身心的同时确保人类自由和自主性;

增强人类,技术增强、赋能人类的边界问题需要更多探讨;

偏见,其他AI领域已经出现很多偏见,类似的偏见可能蔓延到脑机接口和神经科学领域,对人类身心造成影响。

 

总之,技术是把双刃剑,伦理管控不应该是科技进步的阻力,但科技进步也不应该成为伦理失控的借口,脑机接口同样不能逃脱伦理校检。

 

 

 (环球医学编辑:常路)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优医迈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优医迈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如需转载,请前往用户反馈页面提交说明:https://www.uemeds.cn/personal/feedback

参考资料

首例 “芯片”植入人体大脑

(2)
下载
登录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