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避免重返“无药可用”的可怕境地
2023-11-13
883

抗生素是一把双刃剑,用对了能救命,用错了就是拿它在给自己捅刀子!

 

每年11月的第三周是“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旨在提高全球对抗生素耐药问题的认识。那么,抗生素耐药是如何形成的?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挽救生命的有力武器 抗菌药物的前世今生

 

20世纪初,工业革命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生产力的极大提高虽然解决了民众的温饱问题,但感染性疾病,如产科感染、外科手术感染、鼠疫、霍乱、结核病等,却依然严重威胁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无数人因此丧命。

 

而随着抗微生物药物的出现,人类获得了挽救生命的有力武器:

 

1928年,英国科学家亚历山大·弗莱明(Alexander Fleming)发现了青霉素。人类仿佛一夜间摆脱了感染带来的死亡阴影,曾经的不治之症变得有药可医;

 

1936年,磺胺药物作用于临床,开创了现代抗微生物化疗的新纪元;

 

1944年,链霉素诞生,改变了人们对结核病的认识和治疗方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更为重要的是,链霉素的发现经验启发人类从土壤微生物中寻找其它的抗生素,人类此后开始了大规模筛选抗生素,相继发现了金霉素(1947)、氯霉素(1948)、土霉素(1950)、制霉菌素(1950)、红霉素(1952)、卡那霉素(1958)等。

 

1956年,万古霉素问世,被称为“抗生素”的最后武器。

 

此外,60年代后,人们从自然界中寻找新的抗微生物的速度明显放慢,取而代之的是半合成抗生素的出现,如四环素类、大环内酯类、头孢菌素类、β-内酰胺类以及碳青霉烯类等。

 

这些药物,从曾经致命的感染中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带给人类的福泽,无论给出多少溢美之词都不过分。

 

过度使用和滥用 助长耐药性出现和蔓延

 

在应用初期,抗生素被人们认为是几乎“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成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抗菌药物,这一本该作为人类对抗恶性感染疾病的“最后底牌”,逐渐沦为被随意使用的“普通药片”,过度使用和滥用的现象不断。

 

比如抗生素=消炎药、感冒就用抗生素、广谱抗生素更好、发烧发热就用抗生素……日常生活中,这些认知充斥在我们周围。殊不知,这些都是抗生素的使用误区。

 

2016年,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做出的估计显示,1/3抗生素处方是不必要的。

 

2018年,英国公共卫生部门在《抗生素化学治疗》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全科医生正在加速抗生素滥用危机,每年有多达800万不必要的抗生素处方从全科医生手里开出。

 

2021年,我国研究人员发表在《柳叶刀·传染病学》的一项研究,分析了中国大陆28个省139家二级和三级公立医院在2014到2018年开出的超1.7亿个门诊处方,发现其中近11%含有抗生素。而在所有抗生素处方中,只有15.3%是合理的,51.4%是明确不合理的,28.4%可能合理,竟然还有4.8%的抗生素处方(超过91万张处方)与诊断结果没有任何联系。另外,广谱抗生素占比最多,竟达到80%。

 

……

 

滥用抗生素带来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细菌的耐药性。一旦细菌对抗生素产生了耐药,就需要更大量的或是新的抗生素才能杀灭它们;一旦一株细菌在一群人中产生耐药性,那么这种耐药细菌就会迅速的传播到其他人群,甚至其他国家。

 

更可怕的是,由于抗生素长期不规范使用,对现有抗生素都不敏感的“超级细菌”随之而生。

 

而今,抗菌药物的滥用不仅存在于医疗行业,农牧业抗菌药物的滥用,更是导致了环境的改变。随着环境中抗生素污染和生活中抗生素滥用的日益突出,越来越多的微生物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

 

据悉,1930~1950年间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平均时间为11年,1970~2000年抗生素耐药性产生的平均时间已降至2~3年。

 

有研究显示,面对细菌耐药问题,如人类不采取行动,预计到2050年,全世界每年将有1000万人死于抗菌药物耐药,死亡人数将超过肿瘤!!!

 

新的抗生素研发 情况不容乐观

 

抗生素耐药性成为目前全球面临的最大健康威胁之一。那么有人会问,继续开发新的抗菌药物不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

 

研究表明,抗生素有效时间在逐渐缩短,细菌已经进化出多种机制对抗抗生素,但新的抗生素药物研发情况并不乐观。

 

目前,获批的新型抗菌药物和临床开发药物均在减少,临床开发的新型抗生素仅占16%,且临床成功率仅为12%。

 

与其他药物一样,抗生素的研发也需要“10年时间+10亿美元”,但别的药物是“高投入高回报”,而抗生素则是“高投入低回报”,这使得如今的抗生素研发到了一个尴尬境地。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治疗肺炎克雷伯菌引起的危及生命感染的最后手段,对此类药物的耐药性已传播到世界各地;对治疗金黄色葡萄球菌引起的感染的一线药物耐药非常普遍……当下,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已然十分严峻。另一方面,新的抗生素研发情况不容乐观。

 

套用一个时下非常火的流行语:我们还能抗生素自由多久?答案是:今天如果我们不行动起来,将来很多患者将面临“无药可用”。

 

近年来,为了有效遏制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相关政府部门在健全规章制度、完善技术规范、加强使用监测、开展专项整治、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等方面,开展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

 

那么,除了有关部门做出的不断努力外,作为个体的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1、合理使用抗微生物药物。不要自行购买,不要自行服药,始终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2、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良好的手部卫生有助于限制感染的传播;

3、规范治疗慢性传染病。艾滋病、结核病等的规范、全疗程治疗,减少耐药性的产生;

4、向身边的家人、亲朋好友宣传抗微生物药物知识。

 

只有正确地使用抗菌药物这一“底牌”,人类才能在与细菌的抗争中取得胜利!

 

 

(环球医学编辑:常路)

 

 

 

 


免责声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优医迈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优医迈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如需转载,请前往用户反馈页面提交说明:https://www.uemeds.cn/personal/feedback

参考资料

世界提高抗菌药物认识周丨不要让自己面临于无药可医的危险境地!

抗生素研发,是放弃,还是前赴后继?

抗生素滥用催生超级耐药菌 微生物耐药让人“无药可用”?

(3)
下载
登录查看完整内容